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文章 > 情感口述 > 正文

千年一叹 以色列、巴勒斯坦10:碗是什么

发表于:2019-06-10 18:02 来源:本站原创

千年一叹 以色列、巴勒斯坦10:碗是什么

主持人许戈辉走了,换来了陈鲁豫。 许戈辉走前,与我有一次轻松的话别。 因为对着镜头,也就成了一个节目。 我问许戈辉,这一个月来我们一起走了很多地方,你觉得最美丽的风景是在哪里?她想了一想回答,还是第一天见到的雅典苏尼翁角海衅,海天一色,千年石柱,又找到了拜伦的刻名。 她问我,一个月来,最震撼的景物是哪一处?我说,是埃及卢克索的太阳神庙。

希腊的美比较容易亲近,埃及就不一样,一切都神秘。 神秘到了伟大,便震撼。

我问她,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在哪里?她说,当然是耶路撒冷,把.几大宗教全捏在咫尺之间,成了世界的浓缩,几乎无法相信。

她问我,遇到的最不可思议的事情是哪一件?我说,在埃及,保护古迹和旅客…居然成了一个大国的第一军事行动,连装甲车都出动了,实在匪夷所思。

我问她,你认为是哪一件?她说,在戈兰高地,联合国维和部队的战士恨不得把枪送给我们,不可思议。 她问我,最感动的地方在哪里?我说,穿泪团阵么多枪口炮门之后,突然见到拉宾倒下的那个街口。 但是,碍于电视拍摄,我们都遗漏了一个问题: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?答案不可能有争议:吃饭。

我们这些人平日走南闯北,又经常出国,照理在饮食上己有很人的适应性,对西餐和阿拉伯饮食并不抵拒。

但是,谁也没有料到,当巨大的劳动强度与基本上吃不到中餐这两件事碰在一起之后,恐惧很快出现。 戈辉长相小巧却很能吃苦,为了拍一个西奈山的日出她通宵爬山,下来后两腿发额还右j寸着镜头说话,任〕寸着餐桌,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 有很多次,我在琳琅满目的自助餐柜台前转悠三遍,只能叹一口气,拿一片面包,扒拉一点生的黄瓜、西红柿、青菜叶,再也不想吃什么了。

在我们一行中,吃得如此“收敛”的远不止我一个。 有几位胃口很好,偶尔发现一根尚可下咽的酸黄少瓜就兴奋地奔走相告。

于是我们开始了寻找中餐馆的悲壮努力。 在希腊找到一家,十分低劣,收价甚高,我们在吃饭时拍了几啥唯竟头留念还要加收高昂的“拍摄费”,这种要求在那么遥远的地方用中国话提出来,实在有点让人反胃。

开罗和特拉维夫各有一家勉强可以,放到国内什么也不是,叮怜我们一行刚喝半口番茄鸡蛋汤已满脸亲情地要以店为家了。

昨天陈鲁豫初到,又有点感冒,想让她吃一点好的,开车夕山口沙直奔特拉维夫,找那家勉强可以的中餐馆。 谁料还没停车就看到狭小的店门外已有几十个中国人在排队,都是像我们一样眼巴巴饿馋了的同胞.多数是香港、台湾的旅行者,不知会等到什么时候,只好回耶路撒冷找。

回到耶路撒冷已经深夜,连找两家都已经人满为患,使决定忍痛放弃,到一家咖啡馆去吃点什么。 但这时人家早已为一口饭奔走得疲惫不堪,饿劲已过,陈鲁豫一头斜在车上睡了,不肯下车。 赵维叹了一口气:“要是能喝口热粥多好!”大家齐声嘴嘘:“太奢侈了!陈鲁豫这次来的时候带了几包方便面,饿醒了想泡一碗,便打电话给客房部想借一个碗。 外语里虽然也有“碗”这个词,但在很多地方看不到这种东西,只有大大小小的盘子。

果然,客房部问:“碗是什么?”鲁豫用英语描述给他们听:“比盘子深一点,凹下去的,可以盛吃的东西……”他们终于懂了,过了一会儿敲门送来,鲁豫一看,居然是冲塑料花盆!就凭吃饭这一点,我想,人类的各个群落在生态文明上确实难于真正沟通。

那些被我们适应了几千年的口舌习惯,似乎早已天经地义,谁知有一个无比辽阔的世界对它基本不清楚。 值得深思的是,那个世界的人也过得很好。 由此可知,不同的生态文明不应导致互贬互损,尽管要做到这一点对大家都有不少困难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