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情感文章 > 情感口述 > 正文

家长何以含泪为奥数班求情

发表于:2019-06-12 08:02 来源:本站原创

家长何以含泪为奥数班求情

家长何以含泪为奥数班求情  8月25日,陕西西安7个部门联合检查奥数班时遇尴尬,60多名学生齐喊“出去”轰赶检查人员,甚至有人向记者泼水表达不满。 (8月26日《西安晚报》)  奥数班禁而不止,这不是执法者的尴尬,而是基础教育的悖论。 面对联合检查,60多名小学生齐声将检查人员往门外轰赶,闻讯赶来的家长更是含泪呼吁,此情此景,着实令人五味杂陈。   孩子的话让人如芒在背,“我不喜欢奥数班,但我们都想上好学校”。 但好学校是稀缺物品,能拼智力而获得入场券的,已经算非常公平。

更多时候,恰如网友所言,“家长之所以横下心让孩子在暑期上奥数班,其实也是因为孩子没一个‘好爹’”。   奥数班或者暑期补课,固然不该占据可贵童年。 但问题是:取缔之后呢?教育公平能因打击奥数班而迅速实现?现实的情况是:奥数班或者学校组织的补课,基本上还算价廉物美,无论是课业还是管理,基本与开学时差不多,家长负担也不至于过重。 两害相权取其轻,这就是为什么家长要含泪吁求公平教育环境的根源。   事实上,执法者再严厉,奥数就算绝迹了,也挡不住教育市场的偷梁换柱。 与其把补课权交给市场,不如让学校小成本地上课。 更大的问题是教育资源的两极分化,奥数班的生命力,在于优质学校的供不应求;而优质学校之所以长期稀缺,是因为教育资源均衡化还只是口号而已。

  趋利避害是基本的生存逻辑,没有家长愿意自己的孩子“输在起跑线”,那么,作为公共资源的教育机构,为什么不能在义务教育阶段稀释那些“重点”、“五星”等资源呢?学校分成三六九等,却要求班级不能分“快慢”,要求甄别学生的奥数等手段销声匿迹,一切注定不过是扬汤止沸。   在奥数热高烧不退的今天,仅仅用逐利的逻辑来解释这个教育顽疾,显然是隔靴搔痒。 (邓海建)。


最新资讯

搜索排行